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女友介绍 与其母成就好事

时间:2018-06-14
妈,我来给你介绍,这是凯文。噢!这是我妈。
璐君笑盈盈的显得春风满面,说完白了我一眼,一溜烟跑到卧房去了!
伯母!我笑着站起身点头为礼。
请坐,请坐,房子里乱七八糟,你不要见笑!伯母穿着蓝春娥淡蓝色的睡衣,嘴角一挂着一撮撩人的蕩笑,招呼我。
哪里哪里!我谦虚着。
璐君这孩子,年纪小,不懂事,以后请你多爱护,多管教!伯母一面说一面倒茶。
璐君长的标致,聪明伶俐,又很听话,管教,实在不敢当!我藉机细看伯母。
宽大的蓝色睡衣,虽然看不出伯母的玲珑曲线和三围的尺码。但由她那长桃身材上判断,她的三围不会太差。白馥馥的玉骨冰肌,在电灯光下掩映可见。瓜子脸,长长的一头秀发!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诱人的力量!
俗语说:找老婆儿看丈母娘。女儿长的漂亮,母亲准不会太差!我心中暗想,她真是一个可意的妙人儿。
凯文,请用茶!伯母双手擎着茶杯。
不客气,不客气。我有点失态。双手去接伯母手中的茶杯,有意的和她的手碰了一下,心里马上和触电一样,有一阵异样的感觉:她的手好细腻,润滑?柔软!
伯母报我一个本意撩人的微笑,我心中又是一蕩!
吃过晚饭,我们愉快地聊着,不觉天色已晚。
妈,你陪凯文坐一坐,我去外边叫宵夜!璐君换上一身粉红色的睡纱,笑容可掬的走进客厅!黑色的三角裤衬映一着雪白的玉体,向我飞了个媚眼。接着出门去啦。
唉!这孩子真没办法,太任性!你多担待。伯母歎了口气。
我藉伯母过倒茶的常口,伸手去抓她那润滑的柔荑!
伯母满含春意的微微一笑!不说什么。
凯文,你吸烟吧?我去给你拿烟!
谢谢你,别太客气,我……我有…我尚未说完,伯母的身影已回到内房。
这时,璐君突然在门口出现,她并未说话,只是用手在比划。
先指我,再指指伯母进去的内房,然后是用右手的食指在自己的粉脸上,划了几划。
这意思当然是让我进她妈妈的卧房,然后骂我不要脸。
谢谢你啦!我说这话声音很低,不会叫人听见,于是我站起身来蹑身蹑足的混进伯母的卧房。
这世界上没有所谓的贞节烈女,何况在性心里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。
原来伯母进到卧室,并非是拿烟,只是对着穿衣镜又加一番修饰。见她手持眉笔,在本来弯弯的两道长即,又轻轻的描上几下。再取过粉盒,在脸上胫上一阵拭抹。最后又撒到身上不少香水!直到她对镜一笑,认为满意的时候,我全部看到眼里。
我且不进房,躲在门后的暗影里。等伯母刚一出门,我猛然里向前将她拦腰抱住。
这动作使伯母吓了一跳,刚想惊叫问:谁?我火热的舌头,已整个的塞了伯母一口。
我腾出一手,撩起伯母的睡衫,抓住她一只结实的奶子,一阵子揉搓!伯母两只手去讨拢我西装裤的鸡巴。
半天之后,伯母才推开我,给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白眼,长吁一口气,娇嗔万状的说:没规矩,叫孩子看见。说着她退进卧室。
有什么关系,我们都是一家人。我得寸进尺的跟了进来。
凯文,请你尊重一些,我们可不是那…………。伯母一屁股坐在床沿上,娇喘吁吁的装出生气的样子。
好姐姐,给我吧!我会给你满足,我会把你带到天上,再飘到地上!我做出哀求的样子。
伯母噗噗一笑,没好气的说:第一次见面,就毛手动足!怕不失了你的身份?
好姐姐,我的亲妈………话说了一半,我扑上来,将伯母抱了个满怀,又是一阵热烈的长吻………
这一次我们合作得密切,舌尖抵着舌尖,嘴唇压着嘴唇!四只手不停的动作。我解她睡衣上的暗扣:她拉我西装裤上的拉练,伸进去摸我的鸡巴!暗扣解开啦,坑蕩蕩,白生生的酥胸,倒挂着两颗颤巍巍的圆团团的奶子。奶子被捻的红红的。
我伸手又脱她的三角裤。伯母轻嗯一声,两腿一并,阻止我的行动,我只好由脱改摸!伸手进去抚摸她的阴毛、丛中的细缝!
刚一触摸,伯母那久旷的浪流,已竟湿滑滑的有不少浪水流出!
这时我的鸡巴,在伯母的手中,已由勃起而渐趋坚硬!伯母偷眼细晓,那货已露稜跳脑,紫光鲜明,挺在西裤外,像没有轮头的桿子不住扑弄。晓,那货已露稜跳脑,紫光鲜明,挺在西裤外,像没有轮头的桿子不住扑弄。
我的亲妈,给我吧。我又在哀告。
伯母没加可否,只是用手在扎量我的鸡巴!量量约有七八寸!对于鸡巴的粗度,伯母用手钻钻。光是那龟头的地方,就有一把!
欲火高涨的我,实在把持不住,拚命的又去脱伯母的三角裤。
这一次伯母未再留难阻挡,并且十分合作的把肚子一收,那尼龙质型的内裤,随着我的手滑下腿去,她再用足指的力量,把它踢到地上。
吓!那白色的三角裤上,已被伯母的浪水浸湿了一大块!
我低头细看伯母那白腻细滑的小肚子底下,黑得发高的阴毛,疏秀不密,再看那雪似的大腿中间,一道浪水真流的灵泉。看起来没有璐君那个丰满,但比她那个短小!
我用手压在伯母的阴门子上,一阵轻揉,然后伸进一个食指,上下左右的挖扣,连搅合!
伯母的淫心大动,解开我的西装裤,给我退下!两手抓住鸡巴,一手在上,一手在下,前边还露出很大的龟头!她上下的律!左右的摇幌!
我抽出食指,食指上湿淋淋,腻滑滑的,我在床单上抹抹的抓她的奶子。伯母刖跷起一腿,樱口微张,就去吞我那龟头,说也奇怪,刚已含住,我鸡巴一养,肚子一挺,那货跳出冠门,跑到她的阴阜!
伯母用手握住,再低头看着她的穴口整个套住那鸡巴的龟稜!才仰头星眼微合的我送一个热吻。
我紧咂着她的舌尖,两手扳着她的大腿,慢慢的用力下按!觉那浪水已套满阴茎,才用力一顶。
嗯了一声,伯母在上,山摇地动的摇幌起来。
我是调情大王,调理女人的老手,知道这种坐姿虽然舒畅,但只可短暂而不能久长,因为长久之后男女都觉很累。于是我把伯母的睡交把下,抱起来,放在床上,自己干脆站在宋下,两手提起她的两腿,分跨在臂上,旋行一个由志的姿势—-老汉推车–。
最初我行九浅一深,或二八浅的软功!渐至后来,就没命的一个劲的顶撞!
伯母对风月一道,也是一个能手,她柳腰似蛇,屁股恰如波浪!或左右摇摆或上下迎送,或穴口抽缩!
我展开腰力,猛顶真撞,每一下都连根至没,外边只剩下两个卵子!林太太被捣的淫心子养养,莺声燕语的决口子直叫:嗳嗳……我的亲哥…………你怎么这样会……会………啊?嗳嗳……我的亲哥……来吧………顶吧……就……就是……那个地方………顶……我的亲哥…你才是我的亲丈夫……
我的好姐姐,我跟你商量件事情!我突然心血来潮,想玩玩她的屁股!
伯母颤声娇娇的说道:我的亲哥真丈夫,你用力的顶吧,有……事等下商量不好吗……嗳嗳我的亲哥亲………。
我知道她会错了意,于是我撤开她的两腿,伏身素摸她的奶子。伯母的两只足跷在半空,没有着落,她就伸到我的背后,勾住我的屁股蛋子!一迎一幌的更觉方便!
但我却卖机关,把鸡巴收至龟头,只在淫门上幌蕩,磨擦,说什么也不再深近,伯母的心养养,浪水直流,令觉我的鸡巴只在淫门闩磨擦,更加难禁难受!于是她似乎带着求饶的口吻,呻吟着说道:我的亲哥,你倒是怎么了?………只在人家的淫门闩幌蕩,弄得人家芳心养麻!求求你………我的亲哥,真丈夫,往里面弄弄吧!
我只当未听见,最后连摸奶子的手也松开啦,眼睛看着别处,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!
你是怎么啦?我的亲哥哥。伯母急死啦,她幌动了一下纤腰,这样幽怨问我。
我想玩玩你的后庭花!嘻嘻!我按耐不住,嘻嘻的笑着说。
伯母在下白了我一眼,啐了我一口说道:不得好死的冤家,第一遭就行出这多花样,我那先生和我二十三年来就没这样过!后边有什么好的,黑皱皱的。
我就是爱弄你那黑皱皱的屁股子,嘻嘻!我又嘻皮笑脸的说。
你即要干,你就干吧,不过好歹留着在前边出,不能出在那里边!伯母无奈只好迁就我,翻身伏在床上,高高的跷起屁股。
我跪在伯母的后面,一只手抓住自己的鸡巴,一只手扳住她的屁股!
我的鸡巴坚硬的像根铁棒!龟头上紫光正亮!马眼流涎!跳脑昂首,唏津津的插进伯母的屁股眼。
方尽龟头,伯母的感到痛疼,不住的咬牙乱叫:雪…雪……轻一点,我的亲哥哥这个不比得前边!你的鸡巴又大又长又粗,撑的里边热火燎辣,疼痛难忍,我的亲哥,我看还是弄我的穴吧。我的浪穴又出水啦!
嘻嘻………我用力一挺,鸡巴插进五分之三!嘿嘿嘻嘻!我得意忘形。
伯母可惨啦,屁股一夹,口里咬着汗巾布子。双眉紧皱!强忍这份疼痛!
我又用力顶了一下,那货尽到根!
轻一点吧,我的亲哥!伯母哀求着。
嘻嘻!我知道!心肝,你在下叫着哥哥达达,我弄两下就行啦!你叫!赵紫阳边说边顶。
伯母真的真的忍着疼痛,在下边颤声沥沥的叫着:亲亲,我的达达,你要弄死我吧!
我在上急抽深送,约有二十多下伯母,香肌半就,扣股之找,响之不绝。伯母软语燕声,哀求道:我的哥,有本事就在前边试跑到后门要那一辈的威风啊!我的亲哥,好歹算了吧!我求求你。
我猛顶一下,伯母又一声嗳呀!
饶了你吧,我们在前边好生耍耍!我抽出鸡巴一看,只见腥红染茎,紫光赤艳,哇口找强,暴跳如雷,伯母望见,不禁作舌,赶紧拿过汗巾布擦拭!擦抹乾净之后,伯母两手钻着,真是爱不释手!遂垂下粉头,轻启樱唇,用红红的舌尖舐了舐马眼流出的排液看了我一眼,笑问:我的哥,你那辈子修的善事,今日个长了这么一个可爱的鸡巴?
我的姐姐,不如你先替我咂咂吧?
说着拿过枕头来放在屁股底下坐着,两腿平伸,那货硬崩崩的挺在中间。伯母白了我一眼,娇嗔作态的说道:一个花样刚完,又行出另个花样………说着轻启朱唇,露出满口的白牙,红舌轻吐先舐龟稜蛙口!然后往嘴里一含,赶紧吐出,笑道:你的鸡巴真大,撑的我的口也生疼!说完二次吞没,剩下的阴茎,则用手握着以帮助口小之不足。
我闭目徽笑,低头看着伯母呜咂!
伯母有时用口含住,左右啐啐,有时含住不动,只用舌尖吸吮龟头,有时又不住的上下吞吐!唾沫和我流出的排廷混合,便得上下呜咂有声。久久,林太太让鸡巴头在她的粉脸上磨擦,擂幌!真是百般博拢,难以描述。
我戏问伯母:你和你先生是不是也这样干过?
伯母本已够红的脸蛋,这是更红啦,她啐了我一口,没好气的说:老娘才不和他干这营生,光弄前边,他都应付不了!那还有闲工夫弄这个;谁和你这杀千刀的冤家一样,这样会调理女人。
伯母说着,又深吞浅吐的舐吮起来,舐咂的我目摇心蕩,一时竟把持不住!
我的亲妈!可爱的人儿,你的小口真好,嗳嗳…你的舌尖更巧!佛!佛!不要咬它!嗳………我的亲娘啊………你真会咂……我的亲娘………你再咂的快一点………含的紧一点,我的亲…娘……你的手也要上下的动……嗳嗳……我的亲娘……………我恐怕撑不住啦………我的亲娘………舐那马眼………吸那蛙口……我的亲娘嗳嗳…快!快!不要咬!光咂!快!快!………我的亲娘!我要出啦………要出身…子啦………我的亲娘………姑奶奶………你快一点咂………嗳嗳………我的亲娘……好老婆…………我要出了………嗳……………。
我两手按着伯母的头,只腿挺的直直的,两只眼瞪的像铜铃一样,红赤赤充满血丝!翕然一阵全身一阵,子酥麻,畅美,龟头膨涨,精液和雨一般,点滴不漏的全射伯母的口中。
伯母两手紧紧握着阴茎,不住加快速度,上下的律抹,舌头翻飞,又舐龟稜,又吸蛙口,最初还来得及嘴一两口精小,而到紧要关头,只好含着鸡巴头吸啐,精液射了满满一口!使她不能再动。如果一动,那白白的黏糊糊的精液就会顺口流出!
良久,良久,伯母方慢慢的把满口的精液,咽下肚中,一滴不剩!口里吐出那货,又伸出舌尖舐舐马眼残余的淤积!抬头一看,我见只紧闭,如老和尚入定一样,啐了我一口,笑骂道:你的行了!我的怎办?你看下面的水又流了一片!你现在倒是装死不理啦?
我睁眼一看,腰间那货真的已瘫软下午,难怪伯母急的叫骂!
我们正在哭笑不得,突见窗外飞来一物,我们坐着急忙侧身,那东西掉到床上,伯母吓的芳心突突乱跳,赶快抓来一看,原来是璐君她爹在家常用的那册什么叫──春图二十四解──不觉喜随颜开,向窗外飘了一眼,脸上不觉一阵红潮。
什么,让我看看。我惊魂甫定,强做镇静的说:伯母白了我一眼,把那东西摔给我!没有说什么。
我打开一看,真是喜上眉梢,问伯母道:这!从何而来?
伯母呶呶嘴,指指窗外!
我立刻会意,知道是璐君所送,笑着说道:她真是一个孝顺女儿!
伯母又白了我一眼,听我继续说道:她有这你,难怪她对床第之间事,那么老道!嘻嘻!
你说什么?你………和她已………伯母听出话因,急急问道:我哈哈一笑,点点头,既不承认,那未加否认!
你这禽兽,轻一点笑,让邻居们听到:先干了人家的闺女,又干闺女的母亲,你这禽兽………你………
伯母还想骂下去,已被我搂过堵上嘴唇。亲了一个嘴,我们并肩叠股,坐一处打开春图!
第一页绘的是──龙虎翻腾,一十八滚的姿势──见那女的白指的肌肤,高高的两个乳峰,正面仰卧床上,那男的力气雄威,鸡巴坚硬,跪在女的中间,挺直阳物,用手尽量的分开女的两腿;那鸡巴如怒马昂首,唏津津的一声长嘶,刺人女的牝中!时紧时慢,那女的浪小穴,时缩时松,左右摆动,男的在上挺坚阳物尽根吞没,行八浅二深之功。
再往下看,男女已竟倒置,或坐或起,或侧或正,在床上掀腾,故取名日龙虎翻腾,一十八滚。真实好一鹊辰不风情,男女都栩栩如生。跃然纸上。一付尚未看完,我已淫念又动,腰间那货搏拢廷起,抓住伯母的奶子,就往鸡巴上□,伯母早欲火焚身,淫心摇动,那消几就软声娇语浪呼:亲哥,时候不早,赶快捣妹的浪穴吧……我已竟难忍多时啦,我的亲爹,真丈夫,不要捉弄我了,我受不了,穴里养的很!心里发烧……………
我把她按在床上,学着春解上的──龙虎翻腾,一十八滚──姿势。尽的分开伯母那两只腻滑滑,白润润的大腿,手里自己抓住鸡巴,插到伯母的浪穴之中!
一阵轻揉,伯母有久旱逢甘淋之势,没命的狂叫道:我的爹,我的哥,我的好丈夫………你的鸡巴要用力………用力的顶…噢………对了,就是这个顶法……我的亲爹,你顶吧!狠劲的顶……嗳嗳……的我的亲爹…好丈夫四………顶呀………我快活………你顶吧………我不怕鸡巴粗大………。
伯母没命的浪叫,我在上边没命的抽打,挺送…没有一下不是连根尽没,但伯母又星眼朦胧娇,燕语艳声的故意说:我的好人………真丈夫………你摸摸你的鸡巴都进去没有………嗳嗳……撑的我的浪穴满………满的……你自在……不……自在………我的亲爹……好丈夫…顶吧……呀……呼………。
我伸手取过一个枕头,垫在她的屁股底下,她的屁股跨的更宽了,腿跟小肚子形成V字形!我低着头看着阳物的出入,每一下子都是抽到头,狠劲的挺进去,直到挺得不能挺的时候为止。
我算来叭唧叭唧的将近有七八十下!伯母真是浪极!她抬起她白生生的屁股,没命的迎起落下,蛇腰凶的更勤!当我的鸡巴头顶到她的花心,她便燕声软的浪叫:大鸡巴哥哥,我的亲爹,你是世界上最……最好的一个……你的鸡巴真行……每一下都……撞到我的花心……嗳嗳……我全身养……混身麻……嗳嗳………我的亲爹真丈夫……乐死我啦亲爹………我要死啦………我是疼快死的呀……我的亲爹……………你快挺顶吧……顶吧……我痛快的难过…………嗳哟…………………你快挺顶吧……顶吧……我痛快的难过…………嗳哟…………
伯母简真疯狂啦,见她星眸半闭,紧咬着满口的银牙,上下嘴唇不住的哆嗦!冰肌似的玉体在不住颤抖!两腿抬的高高的交叉在我的背后,双手搂紧我的雄腰!狠命左翻右躺!由床外沿滚到床里边!两个人的身子全挂满了盈盈的汗珠!湿滑滑的,噗唧……叭唧…噗。……叭唧………叭唧………的响不绝耳!
一下子伯母翻倒我的身上!,那雪白的屁股像男人们□打一样!叭唧叭唧的起落!两只奶子压在我的胸脯上,挤的扁扁的!
那屁股起落的速度加快!叭唧叭唧的将近二三十下才稍稍缓慢!又是一阵翻滚,我仍爬在伯母的身上,和老牛一样的喘不过气!
伯母的脸人,被欲火烧的通红!混身没有一个地方不是充满了血液!
她狠命的又在叫床:亲爹爹………太………太好啦………哥………痛快死啦………要上天啦………身子骨直冒凉气………亲哥哥……大鸡巴的亲哥哥……太痛快了……嗳哟……………叭唧嗳哟……叭唧…亲爹………那吧……………叭唧………嗳哟……………亲爹…
我挺坚鸡巴,就像那天赐的神物一样,每一下都是抽离伯母的心口,然后像老和尚撞钟!噗滋,叭唧!的连根根插到里面!插得伯母全身颤抖!
我们真是欲醉欲仙,可苦了从首至尾站在窗外的璐君。
原来她藉吃宵夜出去,就是给我一个机会,待我和她妈妈干上,她一直就站在客厅的窗边,隔着玻璃偷看,是初还不要紧,渐渐的她的三角裤一湿,就有点受不住!于是索兴搬了沙发叠起来,坐在上面观看!她实在难易忍受,而自己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闯进去,于是只好自行解决。
原来这璐君的睡纱是连身的一套。她脱光了衣服,一丝不挂,最初是用手摸奶子,两腿交叉盘起,在沙发上揉捻,渐渐的她弯起一腿,用手去捻那穴心子,一连进去三个手指生扣活弄。
另一只手却托着奶子,低下头用自己的舌头含着奶头,舐咂!这姿势的确能自得其乐!待她流过一截淫水之后。再抬头看我和她妈妈!见我们也正在最紧要的关头。